同济堂:控股股东两番持股遭冻结 与冻结方无任何债权债务关系

动漫推荐 浏览(843)

  原创e公司昨天我要分享

  短时间内,同济堂控股股东持股两度遭遇冻结。8月8日晚间,公司公告称,控股股东两番持股遭冻结事出同因,与冻结方也无任何债权债务关系。

  两度冻结事出同因

  8月8日晚间,同济堂公告称,公司收到中国结算上海分公司出具的《股权司法冻结及司法划转通知》及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出具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公司控股股东湖北同济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同济堂控股”)持有的上市公司2.92亿股(无限售流通股,轮候冻结)及孳息,1.85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已质押)及孳息被冻结,冻结股份合计占公司总股本的33.14%。冻结起始日为2019年8月7日,冻结期限为3年,自转为正式冻结之日起计算。

  公告表示,公司从同济堂控股获悉,该股份被冻结系因2017年同济堂控股与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下称“中科合肥”)合作组建医疗基金投资肿瘤医院项目,在基金成功发起设立后对肿瘤医院项目投资执行过程中,投资人之间在对基金及医院项目的管理上产生分歧,项目投资人中科合肥向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请了诉讼,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出具了《协助冻结通知书》。

  值得注意的是,7月29日同济堂曾公告称,同济堂控股2.93亿股遭到冻结,冻结机关为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彼时同济堂表示,控股被冻结系因2017年同济堂控股与深圳前海君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合作组建医疗基金投资肿瘤医院项目,在基金成功发起设立后对肿瘤医院项目投资执行过程中,投资人之间在对基金及医院项目的管理上产生分歧,深圳前海君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向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请了诉讼,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出具了《协助冻结通知书》。

  8日晚同济堂在公告表示,本次同济堂控股所持公司股权被冻结事项,与此前公告所述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事项,同属上述肿瘤医院项目投资人之间管理意见分歧原因。

件下,由同济堂控股赠与获得,同济堂控股与中科合肥无任何债权债务关系。

  尚未收到任何法律文书

  同济堂控股、中科合肥与前海君创之间存在怎样的投资合作关系?为何同济堂控股遭到其他两方对其实施股份冻结?

  8日晚间,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同济堂控股相关负责人获悉,2015年,在如今的君凯基金一GP介绍下,同济堂控股与中科合肥签订合作协议,投资设立合肥中科医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合肥中科医学”)。

  2017年,同济堂控股与君创资产等几方合作组建了医疗产业基金——新余市君凯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君凯基金”),基金为3+2模式,同济堂控股是GP之一,并作为劣后方出资,东莞银行作为优先级LP,君创资产(代表“君创并购1号私募基金”)作为夹层LP,深圳前海君创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为基金管理人。

  2018年,基金募集资金到帐后,转入合肥中科医学,肿瘤医院项目建设迅速推进。目前新院区四证齐全,现正在做整体地下三层施工。项目公司帐上余额存放在东莞银行合肥分行专户上。

件支持配合。然而在支付基金的夹层方2019年度固定收益的问题上,同济堂控股本拟按照前期合同约定,用项目公司帐上资金进行支付,但是基金的优先级LP东莞银行不予支持配合。

  此后,同济堂控股与各方积极协商解决。但期间,君凯基金的夹层方君创资产因为该固定收益问题向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请了诉讼,冻结了同济堂控股所持有的部分上市公司股票。

  “截至目前,同济堂控股针对两次冻结并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书,冻结事项均系从交易所获知。同时,冻结方与公司并不存在任何债权债务关系。这种冻结的合法性和合理性值得存疑,冻结不仅要挟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利益,更损害了中小股东权益。”上述同济堂控股人士称。

  “按照各方签立的协议,这部分固定收益应由基金支付。目前各方募集金额也完全足够进行支付。此外,在投资人产生分歧时,深圳前海君创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作为基金管理人应出面协调,但实际并未履行义务。”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赖元超对记者表示,目前同济堂控股被君创资产以其他缘由诉至法院,要求公司提前回购其在基金中的股份。而实际上,双方矛盾根源既是固定收益支付问题。

  控股股东持股遭大比例冻结,是否会对同济堂形成不利影响?

  采访中同济堂控股人士对记者表示,上述股份被冻结事项,暂不会对上市公司的正常运行和对公司控制权产生直接影响。目前,同济堂控股已与包括夹层方在内的基金各方进行了深层沟通,或在近期达成和解,进一步解除股票冻结状态。

  据介绍,同济堂控股与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拟新扩建一家三级甲等肿瘤专科医院——中国科学院合肥肿瘤医院。其中,同济堂控股占股权70%,中科合肥占股权30%。

  “无论从资产、科研、资本价值来看,这一项目都是对同济堂现行大健康产业的强力支撑。该项目不会对同济堂产生任何负面影响。”上述同济堂控股人士表示。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